永川區衛星湖街道的七朗村灣頭小組,方圓十幾里遍佈高山和草地。在這裡,雖然每家每戶隔得很遠,可組裡的村民都知道,這裡有位獨居的牧羊姑娘。每天下午3點,你都能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影,追著80頭羊滿山跑……
  父親養羊供女兒學音樂
  牧羊姑娘覃鳳今年25歲,2010年畢業於重慶文理學院音樂系音樂教育專業,畢業後,她來到主城,在一家琴行教孩子們彈鋼琴。“我從小就喜歡音樂,考大學的時候幾乎沒有猶豫就報了這個專業。”
  學音樂很“燒錢”,僅大學學費每年就要6000多元,再加上平時錄音,花費比普通學生大很多。大二時,覃鳳的父親決定養羊。
  “父親右手臂高位截肢,養羊很辛苦。”起初,覃鳳並不支持父親,她覺得這活又臟又累,賺錢又不多。
  大學期間,覃鳳周末回家,幾乎從不碰羊活兒。父親嘴上說是因為女兒做不好,其實是不想臟了她那雙彈琴的手。家裡條件不好,全靠父親養羊,覃鳳才能夠繼續追求自己的音樂夢。
  父親重病她選擇回鄉
  在主城的琴行工作了一段時間,覃鳳回永川開了自己的培訓班。“剛開始我自己在街上發傳單,不敢抱太大的期望,只要能招到幾個學生就好。”房租每月1000元,覃鳳頂著壓力當起了老闆。
  從一個學生到10多個學生,一年多的創業經歷讓覃鳳難以忘懷。“我很喜歡自由自在的感覺,不為賺多少錢只為乾喜歡的事。”
  2012年年底,父親身體不適,經醫院檢查確定是肝癌晚期,最多只能活三到六個月。接到這個消息時,覃鳳腦海中浮現出自己17歲時,母親意外身亡後她沒能見到最後一面的遺憾,所以,這一次,她一定要陪在父親身邊。
  “我解散了培訓班,帶著自己工作兩年多存下的錢回家照顧父親。”除了料理家務外,覃鳳還需要照顧那50頭羊。
  2013年2月,父親去世了,覃鳳在日誌中寫道:2月2日,爸爸的病情已經惡化到了極點,他堅持要人把門前那棵黃葛樹搬走,有人說黃葛樹種在門前不好,爸爸本不迷信,可是他怕對我不好,所以,搬走它。
  她買回父親賣掉的羊
  父親去世前,把家裡的50頭羊以3萬多元的價格賣了,他告訴覃鳳,以後去城裡找份體面的工作,再找戶好人家。然而,覃鳳沒聽父親的話,她用家裡最後的這3萬多元買回了那50頭羊,從此當起了“牧羊姑娘”。
  “我父親病重坐在輪椅上都不忘去羊圈看看,他其實對羊很有感情。”父母相繼去世後,家裡只剩下覃鳳一人,農村的夜靜得嚇人,可她毫不畏懼。“養羊除了可以養活自己,更重要的是一份念想。”
  25歲的女生,從高雅的鋼琴房,走到了田間地頭,面對50頭羊,覃鳳最開始手足無措。每天放羊時,羊群撒歡到處跑,覃鳳拿著鞭子追得氣喘吁吁。每到這時,她就會想:“這一切,獨臂的父親是怎樣做到的?”
  2013年10月,一場瘟疫襲擊了羊群,一夜之間,覃鳳發現幾乎所有羊的身上都長了痘痘。痘痘慢慢潰爛,穿破皮膚……覃鳳慌了手腳。
  幾天時間,家裡已經死掉了4只小羊,村裡其他養殖戶也損失慘重,許多人選擇放棄,他們好心提醒覃鳳,讓她趕緊把羊低價賣了,能賺一點是一點。
  “我帶了這群羊好幾個月,有些還是我親手接生的,喊我看著它們生病,我做不到無動於衷。”聽到小羊痛苦的叫聲,覃鳳決心不離不棄。
  自學成醫給羊治病
  沒錢請獸醫,覃鳳上網找治病方法,買回針藥之後,她戴上手套將羊身上的膿瘡擠掉。50頭羊,每隻挨個擠,最後再上藥,從每天早上6點一直忙到深夜。覃鳳說,那個月過得太漫長了。
  “羊生病了,我又沒錢,家裡連聽我說話的人都沒得,晚上躺在床上,都能感覺到屋外一片漆黑,我覺得生活黑暗得漫無邊際。”覃鳳說,如果她當時放棄給羊群治療,損失的錢會讓她再無翻身之力。
  在照顧病羊的過程中,覃鳳學到了很多知識。現在,羊群偶爾的小病小痛,覃鳳都能從容應對。
  “其實我那時候很害怕,晚上幾乎睡不著,翻來覆去想很多,擔心自己全部心血付諸東流。”覃鳳說,黑暗的日子讓她成長很多,好在羊的病漸漸好了,小羊羔也增加了不少,今年年初,她有了80頭羊。
  覃鳳說,她是個很脆弱的人,但也是個很倔強的人。“這些羊就是我最後的家當,養羊雖然賺不到多少錢,但能學到的東西很多,我常對著這些羊說話,就像當初和爸媽說話一樣。”
  正計劃擴大養殖規模
  今年年初,覃鳳結婚了,她的丈夫曾與父親有一面之緣,從部隊轉業後現在在四川工作,每月回家一次。雖然結婚了,可覃鳳的生活卻沒有太大的改變。
  覃鳳開玩笑說自己是山裡的 “美羊羊”,可村裡的鄰居卻都在背地裡偷偷罵她“有病”:在城裡讀完大學回鄉當農民,大家覺得正常姑娘都不會這麼乾,年紀輕輕守著一群羊,也不知道究竟是為什麼。
  這些閑言碎語,覃鳳從沒放在心上,就像當初父母相繼去世後,大家憐憫的眼神,她也選擇視而不見。“我並不覺得自己多麼可憐,只是每個人遇到的困難不一樣而已,我不需要大家同情的眼光。”
  每年入秋後,羊肉銷售會持續走高,覃鳳估計她家的80頭羊,能帶來8萬元左右的收益,而小羊羔會繼續長大,明年羊群的數量可能會突破100只。“養羊規模越大收益越大,我正在摸索科學的喂養方法,提前適應大規模養殖。”
  “整羊17元/斤,凈肉35元/斤,我可以接受預訂。”覃鳳已經做好了冬季銷售高峰的準備,她希望羊群能夠健健康康。
  依然給孩子們輔導鋼琴
  養羊讓覃鳳的生活很辛苦,正如父親生前預料的一般,丈夫偶爾也會抱怨幾句。
  “公婆都希望我放棄養羊,找份體面的工作在家相夫教子,沒得人願意幫助我。”其實父親去世時,覃鳳心裡有兩個想法,要麼隻身前往全國各地,邊打工邊旅行,要麼拿起父親的牧羊鞭,從此安心養羊。
  覃鳳選擇了後者,每當她遇到困難時,她還是會懷疑自己當初是不是選錯了,可這種懷疑轉瞬即逝。
  “我給他說,現在你支持我的事業,今後我們成功了,你想做的事情,我也會全力支持。”覃鳳說她已經申請了相關補貼,但遲遲沒有下文,而這對於她在明年擴大養殖規模非常重要。
  現在,覃鳳依然在給3個孩子輔導鋼琴,每周各上一節課,在音樂與羊群的陪伴中,開心快樂地過著每一天。
  重慶晨報永川讀本記者 鄧晞
  你能否讀懂 姑娘的倔強
  “爸爸的病情已經惡化到了極點,他堅持要人把門前那棵黃葛樹搬走,有人說黃葛樹種在門前不好,爸爸本不迷信,可是他怕對我不好,所以,搬走它。”
  “我帶了這群羊好幾個月,有些還是我親手接生的,喊我看著它們生病,我做不到無動於衷。”
  “我並不覺得自己多麼可憐,只是每個人遇到的困難不一樣而已,我不需要大家同情的眼光。”
  “我給丈夫說,現在你支持我的事業,今後我們成功了,你想做的事情,我也會全力支持。”
  記者手記>
  覃鳳比我還小幾個月,個子不高,濃眉大眼,說話斯文,光看外表你很難想象她拿著鞭子,追著80頭羊滿山跑的彪悍模樣。她說父母去世她沒有掉過幾次眼淚,但當她回憶起父親查看羊圈時的情景,還是忍不住流下眼淚。
  25歲的年輕姑娘守著羊群獨處深山,她沒有被黑夜的孤獨打敗,我敬佩她的勇氣,以及那超出同齡人的冷靜和睿智。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里,覃鳳能在大自然中守住那份艱苦朴素、勤勞自強實屬不易,讓人忍不住為她點贊!  (原標題:我常對著這些羊說話 就像當初對爸媽說話一樣…… )
創作者介紹

龔如心

el14elf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